採訪‧攝影/黃如玉

消費者的參與非常重要,
能夠常常來親近土地,
了解農夫如何耕作,
選擇當令當地的蔬果,
對土地的影響很大。

又是雨天,去農場的路上想,要繼續聊跟水有關的話題嗎?還是來聊聊武漢肺炎下的糧食自給率呢?

結果一到農場,巫大哥就興沖沖地拉著我去看他做的最新實驗──幫種菜的箱籠罩上紗網。他同時指出,旁邊地上種的完全沒有任何防護的菜,明顯看出已被蟲咬成蕾絲菜了,因為蟲卵會藏在土裡。現在在土上放上鋪了BD堆肥的箱籠,隔了堆肥讓土中的蟲卵不易鑽出來,再罩上紗網防止蟲由其他地方入侵,這種作法甚至可以不使用遮雨棚就能達到防淹水又防蟲的效果。

圖一:幫種菜的箱籠罩上紗網防蟲。

圖一:幫種菜的箱籠罩上紗網防蟲。

迫於現實的無奈作法

我有些擔心地詢問,遮網是否會影響陽光的照射?巫大哥認為影響不大,而且不是每種作物都需要遮網來防蟲,只有少數比較容易被蟲咬的菜才需要。

圖二:沒有防護的菜已被蟲咬成蕾絲菜了。

圖二:沒有防護的菜已被蟲咬成蕾絲菜了。

這倒是讓我聯想到自己現在實習的農場做法是,乾脆就不種那些現在容易被蟲咬的菜,而是教育消費者這個時節有哪些其他當令的菜可以吃。我覺得這似乎也是一種可行的做法,於是問巫大哥,為何不嘗試這樣的做法呢?

巫大哥有些無奈地說,過去消費者對有機菜有期待,願意為了支持有機農業而接受任何菜;但是現在的消費者選擇多,在意菜是否好看。導致連農政單位在輔導有機農時,為了農民的生計,都會建議先搭溫室,並且給予50%的補助,所以現在四處可見溫室,這也是迫於現實無奈的作法。因為農場供應超市或學校是不能斷貨的,如果因為天氣變化而斷貨,很可能合作就中斷了。

默默翻土前進的蚯蚓

因此,巫大哥形容自己現在就好像一條蚯蚓,透過感測光的器官找到方向,然後不受外界干擾地默默翻土前進,努力為建立BD產品的規格而努力,同時要因應實際的狀況來調整。

以BD蜂蜜來講,台灣現有小規模嘗試BD農法的農場,即使有養蜂,也沒辦法在蜜蜂採集範圍內都以BD農法種植蜜源植物,那這樣產出的蜂蜜可以稱之為BD蜂蜜嗎?

以他個人製酒的經驗來看,品質管制是最困難的,特別是穩定度。根據國庫署規定,酒精濃度的差異必須在正負0.5度以內,為了達到這個穩定度,就必須花比製酒還要高的費用來購買相關的儀器。

什麼樣的消費者就有什麼樣的土地

如果從天、地、人三個面向來看應該努力的方向。

所謂天,指的是氣候、風土的運用,無論是風或水,各地都有其特色,沒有好壞,端視如何運用。例如:宜蘭多雨,新竹風大,要追求的是運用得當。

所謂地,指的是如何將土壤的消耗補回去。現在的人沒有尊重天地,以為自己可以控制風雨,殊不知那只是大氣層以內的事,大氣層以外還有日月星辰的影響。對於土地,只以化肥處理地表十公分的土,完全沒有思考往下更深層的部分。

至於人,什麼樣的人種出什麼樣的東西,什麼樣的消費者就有什麼樣的土地。

和孩子一起來為玉米育苗

消費者的參與非常的重要,能夠常常來親近土地,了解農夫如何耕作,選擇當令當地的蔬果,對土地的影響很大。因此,即將也要在晉福田農場試行的「一分地的改變」,就決定邀請共同購買的家庭從育苗就開始參與,投資在孩子身上,提供種子、土壤與苗盆,等孩子們將玉米苗育好之後,種到農場的新菜園,同時掛上名牌,歡迎小農夫們常常來看看自己的玉米及旁邊種的豆子。

透過這樣的行動,讓人與土地重新產生連結,對未來的生態環境產生良性影響,是我們都可以做到的事,一起來參與吧!

圖三:巫大哥的小孫子撿拾雞蛋的可愛模樣。

圖三:巫大哥的小孫子撿拾雞蛋的可愛模樣。

 

後記:採訪近尾聲時,巫大哥悄悄地跟我分享農場小主人─他的小孫子,正埋頭到雞的產卵箱中撿拾雞蛋的可愛模樣。我想,這孩子心中早已播下熱愛大自然的小種子了吧!

受訪者:巫建旺(台灣人智學有機農業發展協會理事長)
撰 稿:黃如玉(台灣BD農耕共學園學習者)
校 稿:胡耿逢(台灣食在安心農產運銷合作社經理)
吳淑凰(人智學護理塗油施作者/小農支持者)
林昭孜(人智醫學律動按摩治療師/小農支持者)
編 輯:黃金鳳(海聲華德福兼任中文教師/小農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