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攝影/黃如玉

跟小草相較起來宏偉很多的農場精神指標──百年芒果樹,
矗立在北方,俯視著整個農場,
菜園得天獨厚地每天享受著陽光由東而西的照拂。
在芒果樹背後是山上荒廢的橘子園,
各種樹木早已在此衍替,形成無人干擾的原始林,
這也是涵養水源最好的辦法。

圖 1:芒果樹後方是涵養水源的原始林。

圖 1:芒果樹後方是涵養水源的原始林。  

雨天,讓我想問巫理事長,一分地的改變是如何進行水資源規畫與運用呢?菜園要如何蓄水與排水?為了因應極端氣候,避免雨水過多而搭的棚子和一般農友搭建的溫室有何不同?帶著這些問題我來到小瓢蟲農場。巫理事長一如往常在雞舍旁等我,拉好凳子準備開講。

疫情讓人重新思考自給自足

他首先介紹了菜園的近況,目前正是換季時節,秋冬蔬菜陸續轉換成春夏蔬菜,但有些還在延續,例如高麗菜;而土白菜卻已經開花,因為它在溫度由冷變熱或由熱變冷時就會開花。雖然在一分地的改變裡面搭了遮雨棚降低極端氣候的影響,但是也盡量與自然不衝突。最近做的努力是,慢慢地擴大一分地的改變,包括晉福田農場、一吉米農場、普方農場……等,都會漸漸參與並落實。

話鋒一轉,巫理事長提到了目前大家都非常關注的武漢肺炎。疫情影響所及,各國紛紛鎖國,台灣也要開始思考如何自給自足。過去口罩以進口為主,現在就會發現不能過度依賴進口。疫情帶來了很多省思,包括農業的部分,當全球疫情升溫,消費力下降的時候, 鳳梨、釋迦等外銷果品就面臨崩盤的危機。若疫情再多拖幾個月,國內外某些產業甚至會 面臨結構摧毀的可能性。

但是從事農業如果只看見是否賺錢這個面向,很難堅持品質。舉例來說,台灣的葡萄品質好嗎?從產量可以決定品質。如果一個地方生產 1000 斤的葡萄,色澤黝黑,香氣濃郁, 價格是一斤100 元,總收入是10 萬;同樣一個地方,生產 3000 斤的葡萄,色澤與香氣都相對遜色,價格是一斤 50 元,總收入是 15 萬。以賺錢為目的的話,會選擇生產 3000 斤的 葡萄,但是品質並不好。早年台灣水果沒有頂級市場,在台北,日本進口的頂級蘋果可以賣得出去,但是台灣的頂級葡萄就是賣不出去。

好的出發點與農友間的合作

武漢肺炎讓人類的步調由物質拉回靈性。現在航空公司等受波及的產業,員工放無薪假,也是始料未及的事。雖然政府這次採取了迅速有效 的防疫對策與相關振興經濟的措施,安定了大部分的人心,但是,如果大家的思維,出發點還是只看賺錢與否,就沒有辦法堅持在友善大地的道路上。例如為了應付市場所需的量,農夫可能會採用有機質肥料,如同吃健康食品一樣,高劑量的東西無法完全吸收,剩下的部分就會流失造成汙染。農夫也有可能搭建溫室,用人工照光來做產期調整,讓水果長得很大很好看,裝進禮盒讓人探病時送禮用。事實上,這樣的水果內含的物質可能對病人並沒有太大的助益。

除了農夫務農的出發點很重要之外,農夫間的合作也很重要。日本的 MOA 自然農法農夫會透過團體的力量來形成品質的均質化,建立品牌 形象。台灣的農夫之間也很需要分工合作,每個人貢獻所長,打破隔閡,互相幫忙。以這次一分地的改變為例,巫理事長做 BD 堆肥的時候多做一點,並不會造成太大的負擔,但是整體而言卻可以降低成本與人力,這就是讓每個人發揮專長,打團體戰的概念。

圖 2:把作物種在箱籠上,防淹水又可讓作 物把根扎進下方土壤。

圖 2:把作物種在箱籠上,防淹水又可讓作 物把根扎進下方土壤。

遮雨棚與一般溫室不同

談到這邊,看著旁邊的遮雨棚,我忍不住追問,到底這遮雨棚跟一般農友的溫室有何不同?又要如何降低與自然的衝突?巫理事長請我留意,秋冬少雨,整個遮棚是打開的,只有下面以孔隙較大的紗網圍住,防雞進入;春夏多雨時才會把遮布蓋上,降低極端氣候的影響。一般的溫室是全年都密實地封住,下面透氣的紗網孔隙也很密,防止蟲害入侵。再仔細觀察,遮雨棚周邊的邊坡是有雜草的,但是一般溫室不會有。

一般溫室對土地沒有幫助,因此他個人一直是排斥溫室的,但是現在極端氣候讓天氣變化大,不得不在對自然環境衝擊最小的情況下來搭建,但是仍保持與自然環境適度的連結。即使搭建了,也要注意比例,不要整個農田搭到滿。

另外,他也對離地栽培持保留的看法。因為土壤中有太多元素是人類不了解的,讓植物離開土地,以水及營養液來餵養,應該沒有辦法提供完整的營養。至於為了防止雨水豐沛時淹沒植物,他想出來的辦法是用箱籠裝熟成的堆肥放在耕地上,然後把要種植的作物種在箱籠中。這樣作物還是可以往下扎根,深入土中,吸收完整的養分,又可以避免被淹沒。

圖 3:把箱籠放在菜園中,準備種下地瓜葉囉!

圖 3:把箱籠放在菜園中,準備種下地瓜葉囉!

排水規劃與水源涵養

雨停了,我起身觀望菜園,詢問巫理事長在菜園整體的規劃設計上如何排水?他說明一開始在建置菜園的時候就已經把斜度抓出來,讓水流向道路。即使整個是平地,也可以將菜畦的走道挖得有深淺,讓水流向道路。至於道路要如何在各個菜畦的流水沖刷中仍然能留住土壤?答案很簡單, 讓草來幫忙。

圖 4:讓多餘的水由右方排向左方長滿草的道路。

圖 4:讓多餘的水由右方排向左方長滿草的道路。

跟小草相較起來宏偉很多的農場精神指標── 百年芒果樹,矗立在北方,俯視著整個農場,菜園得天獨厚地每天享受著陽光由東而西的照拂。在芒果樹背後是山上荒廢的橘子園,各種樹木早已在此衍替,形成無人干擾的原始林,這也是涵養水源最好的辦法。

小溪在山腳下流過,過去為了防止山下橘子園噴灑的農藥越界,種了整排的香蕉樹當成隔離帶。現在山下的橘子園已被農場租下,巫理事長常常請大家吃的「醜」橘子就是從這裡來的。

我猛然發現,這不正是樸門五區的概念嗎?果然萬法歸一,難怪這裡生態良好,起心動念對了,總是會走向同樣的目的地。巫理事長憶起過去和好友閒談間聊到,不知是昆蟲在吃我們的食物?還是我們在搶蟲的食物?他特別強調,小瓢蟲農場一開始就採用會員制, 雖然比較辛苦要自己配送,但不會曇花一現。如果以契作的方式,萬一對方不玩了,怎麼辦?所以他很重視在價格上要為支持者著想,即使以 CSA 制度來進行,還是應該讓支持者拿多少菜就付多少錢。有這樣照顧環境生態與支持者的思維,當然值得我們支持!

受訪者:巫建旺(台灣人智學有機農業發展協會理事長)
撰 稿:黃如玉(台灣BD農耕共學園學習者)
校 稿:胡耿逢(台灣食在安心農產運銷合作社經理)
吳淑凰(人智學護理塗油施作者/小農支持者)
林昭孜(人智醫學律動按摩治療師/小農支持者)
編 輯:黃金鳳(海聲華德福兼任中文教師/小農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