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攝影/黃如玉

當有機農法能確實實踐時,所能達到的成效也跟BD農法相去不遠了。所以他現在重新倡議實踐BD農法,一定會談照顧周邊生態這件事,同時談加工惜物、永續循環等概念,希望台灣的農業能夠往這些方向發展。

圖:利用小型機具將綠肥粉碎以便翻入土中。

圖:利用小型機具將綠肥粉碎以便翻入土中。

在BD農法中很重要的綠肥是如何讓它發揮效益的呢?比如說雜草、收成後的花椰菜葉、高麗菜葉……等,如果要直接翻入土中,翻土機恐怕會被雜草給纏住,土地也會消化不良。巫理事長採取的作法是,先將綠肥打碎,再將碎屑翻入土中。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展示了小型破碎機的使用,能有效地粉碎菜園中的綠肥。就像是充分地咀嚼食物再吞下去一樣,這樣的做法可以幫助土地將綠肥好好地消化,在將綠肥翻入土中時也會好翻多了!

雙贏的菜價策略

展示完後,巫理事長一邊摘取我所訂購的菜一邊問:「這不用秤了吧?」因為彼此都很熟了,不會算得很清楚,所以我就搖搖頭。不過,這倒是勾起了我的一個疑問。因為我買菜很大而化之,從來沒有斤斤計較到底甚麼菜一把多少錢,所以對於菜價完全沒概念,也搞不清楚蔬菜的價格到底怎麼決定。如果有一天要把自己種的菜賣給別人,還真不知道要賣多少錢才合理呢!於是我詢問巫理事長,到底他是如何決定價格的?

想不到這個問題居然讓他走入時光隧道,回到當初剛開始投入有機耕作的那一年。當時雷久南博士發表抗癌飲食的文章,「有機食品」這個名詞很多人都沒聽過,也沒有「有機店」,因為聯合報副刊採訪他種有機蔬菜的事,讓各方不斷來電詢問持續了半年。於是他到超市去看,一把慣行蔬菜的價格是28塊,他心想,有機蔬菜的價格不能比慣行的低,於是就訂出相同的價格賣給消費者。當時慣行蔬菜的產地價格是十幾塊,而他以市場價格直接賣給消費者,自己可以獲得合理的利潤,又能夠讓消費者在相同的價格下享有更好的品質。這就是他定價的原則。真是個雙贏的策略啊!

有機農法、自然農法與BD農法的不同

不過,他也很感慨,從當初沒有人知道「有機」是甚麼,到現在台灣的有機農業變得跟慣行差不多。所謂的有機蔬菜住在溫室當中,換植時消毒一番,雖然驗不出殘留物,但是完全談不上照顧周邊的生態了。再回頭看一下,當初台灣有機農業學習的對象──日本。其實在日本,BD農法並不盛行,因為他們的有機農業做得很落實。當有機農法能確實實踐時,所能達到的成效也跟BD農法相去不遠了。所以他現在重新倡議實踐BD農法,一定會談照顧周邊生態這件事,同時談加工惜物、永續循環等概念,希望台灣的農業能夠往這些方向發展。

圖:整地中的第二個「一分地的改變」。

圖:整地中的第二個「一分地的改變」。

因為我個人現在剛開始在台南的「農家院子」進行農場實習,他們是以日本福岡正信的自然農法為實踐的準則,包括:不墾地、不施肥、無農藥、不除草。以我這個外行人的眼睛來看,感覺這樣照顧的菜也長得很好啊!所以才會想去實習,探究這不施肥也能把菜養好的秘密。我得到的訊息是很多病蟲害其實來自於過肥。於是我詢問巫理事長他怎麼看自然農法不施肥這件事。

巫理事長的觀點是,如果要完全仿照大自然的模式,會需要比較長的時間來讓土地恢復原有的狀態,如果農夫的土地夠大,就可以用空間來換取時間,有部分區域讓它休息,部分區域耕作以維持生計;但是如果土地小,為了維持生計,就要利用堆肥來把從土地取走的先還回去。比如說有的土地已經耕作數百年,沒有先還債,很難恢復到一個合理的狀態。其實BD農法也鼓勵種綠肥一段時間,在開花前把綠肥翻入土中。但是如果土地小,那段時間農夫就完全沒有收入了。所以他會建議,一開始先用BD堆肥打底,把欠土地的債先還掉一些,等未來土壤的狀態慢慢改善時,即使不用堆肥也可以讓土地維持在一個好的狀態。

晉福田農場加入「一分地的改變」

就以接下來第二個想要實踐「一分地的改變」的農夫──晉福田農場的許晉田先生(我們暱稱阿田),最近有一塊新的地要來嘗試BD農法。因為上層肥沃的壤土都被鏟走,現存的土壤貧瘠,就是由巫理事長協助提供BD堆肥給他打底。實際走訪那塊土地,可以聞到帶有一點荔枝味的BD堆肥,看到正在整地的怪手。北面有山壁,整塊地面南,應該不缺陽光,是個適合耕作的好地方。我詢問阿田想在這塊地種些甚麼?他的規劃是種玉米,然後讓敏豆或菜豆攀爬玉米梗上來。旁邊再種一些香草植物,即使夏天也有適合的香草,例如:紫錐花、甜菊、杭菊。

因為農家院子的主人陳佩雲老師,跟阿田也是認識很久的朋友,所以阿田便問我去那邊學習有甚麼心得?我說,我發現那邊的植物很耐旱,澆一次水可以撐兩個禮拜,不知道這邊的植物狀況如何?阿田分享,他曾經上過日本MOA自然農法木嶋老師的課,他曾說明其實也是要看植物的種類來決定如何給水。例如生長期比較短的白菜,為了讓它保持水嫩的狀態就要常給水;生長期比較長的玉米(70天)跟高麗菜(90天),為了讓根往下長就必須限水,除了初期長根階段要給水,接下來就不給水,然後每天觀察植物的狀態。如果中午12點時葉子凋萎,還不要給水;如果中午11點時葉子凋萎,也還不要給水;等中午10點時葉子就凋萎時,就表示可以給水了。

圖:好的根系生長的狀態。

圖:好的根系生長的狀態。

翻耕與覆蓋

至於自然農法不翻耕這件事,我在農家院子學到的做法是:在第一次的時候先把犁底層整個翻上來,讓植物的根系可以下得去,然後就不再翻動土壤,以免破壞土壤的結構,只在表層不斷地做覆蓋保濕並增加有機質。

我也很想知道巫大哥跟阿田的看法,因為BD農法是會把綠肥翻入土中的,在澳洲會使用大型的深耕機,垂直深入土中60公分,最下面的10公分是斜插入土的犁頭,所以上方的土基本上是裂開,下方才會被翻動;台灣則是使用入土約20-30公分的旋耕機,比較會形成所謂的犁底層,造成植物的根系下不去的問題。如果是過去曾施行慣行農法的土地,犁底層就會變成肥毒層,因為毒素都累積在那一層。

巫大哥認為BD把綠肥翻入土中只是粗翻,綠肥往往一半在土中,一半在土的上方。在土中的綠肥腐爛時可以增加土中的微生物,在土上的綠肥則有覆蓋的作用。阿田則認為深耕機對上方壤土的擾動不大,主要是裂土,會比台灣目前使用的旋耕機來得好。

至於覆蓋這件事情,雖然很重要,可是台灣目前很少農夫真的落實,有可能是因為需要費時費神去收集覆蓋物,導致執行困難。阿田曾經在住家及農場周邊掃落葉來做覆蓋,也曾到后里的廢棄物堆置場,發現有很多從校園收集來的枯枝落葉可以使用。但我質疑這樣不是增加碳的排放量嗎?應該讓學校就地做堆肥,在校園內種植,如同台灣共好生活合作社所推動的「校園碳耕計畫」,這樣才能真正的落實在地永續減碳排的目標啊!目前在東勢這邊的馬場可以提供馬糞,上面沾滿很多片狀的木屑,成為阿田的新嘗試。如果用這個來做覆蓋物會如何呢?我們拭目以待!

這次因為我個人的學習興趣談了很多BD農法跟自然農法在作法上的不同,但是我跟阿田都覺得,每一塊土地都有自己的特色,每一個農夫也都有自己的特質,只要是友善大地的農法,都很好!

受訪者:巫建旺(台灣人智學有機農業發展協會理事長)
撰 稿:黃如玉(台灣BD農耕共學園學習者)
校 稿:胡耿逢(台灣食在安心農產運銷合作社經理)、吳淑凰(人智學護理塗油施作者/小農支持者)
編 輯:黃金鳳(海聲華德福兼任中文教師/小農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