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roduction to Biodynamics: Deep Organic
By Robert Karp and Thea Maria Carlson
原作刊登於2015 年三月2日Whole Foods Market 部落格

譯者: 孫承萱

如果你是一位注重飲食者或者農夫,你應該來瞭解生機互動農法。

生機互動農法是以農場為前題,透過帶著意識覺察的農耕來療癒這個地球的一種途徑。

生機互動農業要求整體全觀的農場生態經營方式。

生機互動農夫以一種自給自足的有機體方式經營他們的農場 – 包含土地, 林木, 濕地, 植物, 動物與人們。他們不使用任何基因改造,化學合成藥劑、肥料或殺蟲劑。

生機互動農法於1920年代早期在中歐開始發展,由奧地利哲學家同時也是社會改革者魯道夫.施泰納所提出; 目前全球已有47個國家超過35萬公畝的農地使用生機互動農法。施泰納也是當時有機運動的先驅者之一,生機互動農法也被視為地球上最先進並且最完整的農法。施泰納的洞察也帶動其他領域創新的運動,如教育(華德福學校),醫學,財務與社會治療等。

由於一群農夫發現了農場上土壤與動物健康每況愈下的狀態,施泰納與一群農夫們共同發展出生機互動農法。 此時正值以高度機械化為本的觀點,同時引導出化合氮肥的開發與應用,開始主導農業之際。 施泰納身為公眾人物,他率先公開警示出廣泛使用化合肥料將導致土壤、植物與動物的健康衰退,以及食物生命力的下降。

生機互動農法奠基於將自然視為活的、自給自足的有機體,統整了物質、生物與靈性的元素。

這門農法在1930年代初期來到北美洲,歷經75年,這群在此地實踐生機互動農法的人們在農業的復興扮演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協助引領著早期的有機農耕運動; 啟發了”寂靜的春天“一書作者瑞秋.卡森(Rachel Carson); 開啟了首個社群支持農業(CSA)計畫。 1938年,生機互動農法協會成立,開始以研討會,期刊,農夫教育訓練與研究等活動支持著這個運動。

生機互動農法的設計旨在激發與永續維持農場內在的肥力,健康和風土,經由整合農場內作物、牲畜與生物多樣性的恢復,並仔細地與來自太陽,月亮和行星對地球的能量合作。

生機互動農民致力於尋求農場內作物與禽畜動物的平衡與多樣性,讓農場能夠盡可能達到自給自足和完備。飼養一定的比例數量的動物, 使牠們產生的廄肥(糞肥)能提供農場作物生長足夠的肥力,並保留足夠的面積種植牧草與飼料作物以滿足動物的需求。再者,盡可能減少自農場外引進肥料與飼料,這讓農場能發展出生態上的健康以及真正的”個體性”, 兩者相輔相成, 使農場成為一個整體。

生機互動農法包含了九種配方,使用發酵的廄肥、藥草(西洋蓍草,洋甘菊,刺蕁麻,橡樹皮,西洋蒲公英,西洋纈草與木賊草)與礦物矽。這些配方製劑作為田間施灑的噴劑與農場製作堆肥特殊的激發過程之用。這些配方加強了農作的功效,也被證明能修復(治癒)受到污染的土地,以及平衡極端氣候帶來的影響。1

生機互動農法另一個特點則是搭配與太陽,月亮,行星之間韻律工作的影響。

就如同月亮帶來了潮汐變化,每一天體對於地球上的植物與動物的生長與發育都有著細緻奧妙的影響。根據施泰納的洞察與實際研究,發展出了天文耕作曆,依照天體運行的位置與地球的關聯提供農夫們適合播種,耕作,採收等時間點的參考。

生機互動農法不僅是一門替代性的農法, 它也是一種見識自然界的途徑。施泰納所倡導的靈性科學能連結現實中的物質與非物質或靈性層面。生機互動農夫們發展出感知與觀察能力, 去察覺在自然中作用著的細微力量,並且透過他們的洞察去增強農場的活力。 因此, 這樣的農法是不斷進化並且邁向個體化的動態過程。

除了科學的嶄新視角,施泰納也與一些同伴們發展了一系列獨特的科學方法, 用來呈現大自然的生命能量和評估食物與土壤的生命力。這些方法,有時被稱作為“影像成形法”(Picture-Forming methods)正在歐洲科學界愈來愈受肯定。這些與其他傳統科學研究持續展現了生機互動農法的益處。2

大部份生機互動農場也從施泰納在社會與經濟生活面向的洞察中尋求開創農場經濟面的創新,經濟運作方式裡同時強調合作與透明。從生機互動農場開始,嘗試在農場與消費者之間建立起合作的經濟關係激發了社群支持農業運動,現今在美國已有超過6,000個農場採用了這樣的模式。許多生機互動農法的實踐者也會與其他農場和學校,醫療或照顧機構,餐廳,飯店,社會治療和其他社群組織建立夥伴關係進行創意合作。

生機互動農法也有世界級的獨立認證系統- 狄米特國際(Demeter International),在美國是狄米特美國(Demeter USA)。

狄米特認證在美國本地使用USDA有機標準為基礎,並且加上其他的條件。舉例來說,具有Demeter Biodynamic®認證的農場驗證標準要求農場裡的作物與動物進行健康性整合, 同時必須提供一定數量的野生棲息地與未耕地, 以滿足生物多樣性的要求。它也要求使用前述的配方製劑。另外,狄米特認證必須要涵蓋整個農場全部的面向3

現代的工業化農業系統已耗盡了我們的食物、農場與社群的活力。生機互動農法提供一個深度農業再生的途徑,是一種觀看的視角,農耕的方式,也是創造社群的一種方式,更召喚我們思考身為地球人類的意義。

校稿:張隆仁

->想了解更多台灣推動BD農耕的情況,請點選台灣BD農耕共學園

->若想知道更多關於美國生機互動農法,或者了解如何參與,也可與美國BD協會聯絡

www.biodynamics.com.

Robert Karp and Thea Maria Carlson 兩位都是BD協會的理事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Biodynamic research articles and references are available at Biodynamic Research References

2 For references, see Biodynamic Research References

3 The Demeter Farm Standard is available at Farm Processing Standards

(link is external)